「红楼一梦」

最近在做红楼的总结,莫名的也就想来写上两句。

葬花吟-双笙

怎么说呢。红楼梦这本书,越读越令人悲伤。至六十三回以后,便已无心漫卷,至七十八回以后,也就不想再读下去。

要依我来见,六十二回即是红楼女儿绝唱,最后一次齐聚的宴欢,最后一次惬意的愉悦。湘云醉卧石上,竟让我恍惚觉得,一切还在半年以前,还在那个春天。

但世事不复啊。自此以后,大观园中也只剩下了潇湘之悲戚,蘅芜之孤冷。司琴、入画、四儿、芳官、晴雯也一个个离开这如梦似幻的大观园,旧时的欢宴已经不存。贾母月圆夜宴,老人的心里,也知道一切恐也再难挽回,不如「人多些」,好聚好散。

是啊。盛筵难久,万事终有离散的一天。


要说读到五十余回,就已经有万千心绪。不知何时,许多原本只能在贾府边缘的许多小人物,竟也如此多在书中出现。似乎从那时往后,红楼一梦已经不再是儿女的情长,不是单纯的情娱与风月,而是家族的凝着血泪的真史。

女孩,男孩们梦中的生活,怎么可能持久呢。红楼一题早就告诉你,这不过是「真事隐」,不过是「假语存」,不过是「温柔乡里的一场梦幻处」。殊不知,时年从十八回的元宵到六十回的春日,不过是一年轮回。但一年,一年也太长了。所有的事情,都变化了许多。

「女孩子在没出嫁前像是一枚珍珠,而出嫁之后就变成了鱼眼珠一般」。

红楼梦就在小姐们出嫁时戛然而止了。君不见王夫人的爽利,君不见贾母的风华,君不见宝钗小时的淘气。但时间呵,也许不曾带走什么,但却一定带给了他们无法抗拒的改变。

不知道是不是在这个年龄,总会有意无意的把自己往主角的位置里带入,而这样也就更能体会到那种心有悲伤而不能语。

「眼看他起朱楼, 眼看他宴宾客, 眼看他楼塌了。」

就像这样吧。

如果让我来选,我希望时间能够永远停在那一年的春夏。
停在并头读西厢。
停在葬花绝世吟。
停在海棠诗社起。
停在那虚幻而又美好,朦胧而又恬美的梦里。

动情真的是,令人沉迷,也令人癫狂。

「假作真时真亦假;无为有处有还无。」「身后有余忘缩手,眼前无路想回头」

情也许就是这样吧。

这里应该有一张图
来源:Pixiv