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随笔」无题

昨天回家的路上,在海淀黄庄路口的西北角上,有一位街头歌手在弹唱着吉他。

我站在路边等着红灯,离他的音箱很近。以我微薄的音乐鉴赏能力来看,他唱的大约是那种最近被称为“民谣”的类型。声音很大,让我不得不摘下耳机,去尝试听一听他的弹唱。歌词是什么,我都已经忘记。

那天晚上风很大,呼呼啦啦的吹着槐树的叶子。他只穿着一个短袖,却丝毫看不出来他有感觉到冷风的呼啸。一个吉他盒子摆在他面前,上面写着四个字“原创音乐”,还有零零散散的一些零钱。

一切看起来都再普通不过了。

但这里是海淀黄庄。这里的街头永远不会空旷,即使到了九点多也仍然人流如织。有刚刚放学的晚自习的学生,有手牵着手的情侣从新中关走向地铁,或只是在此处经过。尽管夜色早已覆盖了天穹,仍然有行色匆匆的人正在走向各自的目的地。

他今天晚上将会怎么度过?他晚上住在哪里呢?他过的是什么样子的生活呢?我不知道。也许他是一个有钱人或者家境殷实,只是想要充实自己在这里唱歌;也许他是一个落魄的歌者,每日沉迷于音乐之中,晚上到这里来挣得生存的口粮。

可这些又与我何干呢?

吉他的和弦和低沉的人声经过音响的放大盖住了所有的一切。这是比用耳机听歌更加震颤人心的:明明整个世界都在你身旁,但是因为有音乐,那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空虚,可以看见却无法触摸。他似乎也跟我一样沉浸在音乐当中,闭着眼睛,身体随着右手的上下舞动而动。

很快就绿灯了。我走向马路对面,身后吉他乐声渐渐变小,最后变成轻轻的呢喃。公交车的引擎的轰鸣,小车的轮胎划过空气的声音,他们纷至沓来的出现,涌入我的身边。身边的一切事物,草木、车辆、人群都如从来没有过的真实一般。抬头望去,点点微微的星光无力的在闪烁都市灿烂的灯光之上。

我真不知道,我是从虚幻走进真实,还是从真实走进了虚幻。

「我仍然在 无人问津的 阴雨霉湿之地 」

「和着雨音 唱着没有听众的歌曲」

「人潮仍是 漫无目的地 向目的地散去」

「忙碌着 无为着 继续」

评论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